电竞外围_电竞竞猜网站

杨忠道院士致丘成桐先生信的原件

来源:数学科学研究中心

成桐兄:
   自台湾回来后,我们立即去clemven参加浙大校友会的今年年会。在会中见到自杭州来的浙大校长助理吴世明教授(土木工程系,曾在Michigan得博士学位)。他告诉我浙大数学研究所的所址已找妥。今天秋天将兴建,又说郑绍远兄九月将访问杭州,了解推行实况,他要我以校友身份协助。我说将会和你联系的。他再度告诉我尚缺一部分经费,希望能在美国募捐。我因不知何种性质及数目大小,不敢乱出主意,只建议他与你商谈。
去年夏天省身师表示欢迎我访问南开。因为我原则上早决定于1989年秋季休假,于是答应他九月去南开访问一个月,然后访问他校及回故乡浙江温州。如果你要我去浙大两周或一个月,安排在十月和十一月之间是可以的。不过请事先告诉我,应负起什么任务,以免劳而无获。
这次院士会议中,曾有人问起,数学方面的院士为什么不提新的候选人?目前有些什么人最有资格为院士候选人?大概你亦知道。周元桑等曾提名项武义,而且得到省身师的赞助。可是项氏兄弟过去得罪过的人太多,尤其持自我为是的态度教人吃不消,评议会一关,就没有通过。(得不到过半数评议员支持)未被列为候选人之一。项武义为之十分光火,曾当大众面抨击周元桑,又曾痛骂一位比他年长二十岁的评议员。(评议员共有四十余人,即使做一错的决议,亦不成为痛骂其中一人的理由。)所以今后选项武义为院士的机会更微小了。
六年前项武义为院士候选人时,省身师的推荐书中说他的数学好,而你丘成桐的数学亦好。(省身师为什么在推荐信中提到你,真叫人迷惑)因此介绍候选人时,有院士当场提出希望数学院士将项武义和你作一比较,当时大家推项武忠发表意见。在那场合,他自然很难说话,只模糊地说两人都很好,不过大家都是明白人,所得到的印象是项武义并非最合格的候选人。因此他落选了。事后项武忠怪我捣蛋,曾当面骂了我一阵。冤则枉然,却无法答辩。
四年前提你为院士候选人时,项武忠虽不高兴但又不得不同意为提名人之一。在院士会议中虽承认你在数学上的成就,但公开指责你对人处事的不当,还特地指出你和省身师间的不和。当时你不可能在场为自己辩解。这使我觉得对你十二分不公平。不过明理的人毕竟是多数。你仍以绝大多数票当选,事后项武忠与旁的院士谈选今后选数学院士承认当被考虑的是项武义及萧荫堂两人。
四年来许多院士感到,不提名项武义为院士候选人,提他人极难不受项武忠抨击。因此才出现周元桑等今年提名项武义一事。现在既然项武义无望,我们亦不可因之就不提数学院士候选人。所以我与一些院士会商后,决定商请你和省身师推荐萧荫堂为两年后院士候选人。到时希望你花点时间介绍萧荫堂在数学上的成就。而且尽可能于1990年7月中安排去参加院士会议。
四五年来,我曾多次听到你和省身师间不和的事。其中一项是项武忠直接告诉我的。我曾经问与及省身师常来往的樊晟胡世桢两先生,他们都说从未直接得到这印象。最近徐贤修先生告诉我,六月底他和项武忠同乘机赴台湾途中,项武忠说了许许多多你和省身师间的不和,他问我是否知道真有其事。又说省身师是他多年好友,可是他从不知道有这种纠纷,表示十分惊讶。经他一说,再回想四五年来所闻,我突然意会到这种消息的最大来源,出自项氏兄弟之口。他们如此做的居心何在,实在教人不了解。
自台湾返美,曾在旧金山停留三天,于是特地去拜访久未见面的省身师,并扰了他夫妇一顿午餐。当时我忍不住告诉他项氏兄弟在外面播扬的流言。并问他实况如何,他听到并不感到惊讶,说他你固然有许多意见不相全,但绝没有到水火不相容的程度。反之,他你常有机会见面,见面时个人都坦白地告诉对方自己的意见。他我数小时的谈论一直以这件事为中心,他说从不曾向任何人谈得这么多,我表示希望他不受流言的影响。而且尽可能纠正流言的不正确性。
回到家里,一直想给你写信,一方面告诉你上面所说的话,一方面亦希望你不受流言的中伤。同时亦尽量多委屈自己一些,取得省身师的了解,使流言大化与小,小化与无。
这封信所说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可对人言,可是亦请不要告诉不相关的人,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研安


                                                          弟  忠道 上
7.31


附:自读此信,觉得未得达意,如有疑惑。
希望来信询问,以免有所误解。

  • p1.JPG
  • p2.JPG
  • p3.JPG
  • p4.JPG